?

Log in

Moderated membership on ljchinese

Hi all existing/future members of ljchinese ,

I noticed a few spams these few months and had removed some members (whom I suspected were spammers bot).
Our membership had been changed to moderated, so all membership requests must be approved.

I did not want to restrict this community, however, Livejournal doesn't seem to be controlling well.
But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or ah_ke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added into this community.
Whoever is willing to take on the moderator role, please contact me. I'll be happy to give you the rights.

Thanks,
Kongnir

回顾散文集之《圈圈》

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从电脑资料库里面找到了两年前写的一篇散文。
当时正就读大四,爸爸公司亏欠债务,家境贫困地连一餐都有问题。
房租水电费都没缴,当时的我面临的是无家可归的窘境。
因此便写了这么一篇带点政治论的散文。
 


圈圈

他花了一段时间,画了个美丽的小圈圈。
费尽口舌、想尽了甜言蜜语,微笑着把你请入圈内,然后大方地说:
“你只要待在圈圈里面,我就给你无止境的自由空间。”
你别无选择。

几十年的安分守己,手脚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你觉得无比自由。
眼前那个给予你空间的人就像你的救世主一般地拯救了你。
你感到很安慰。
但是他的眼神却总是离不开你,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你忽视了他手中盛满沸腾的热开水的水桶。
他让你帮他工作,然后风雨无阻地送饭给你吃。
你感激地发誓一辈子帮他辛劳下去。

渐渐地,你看到圈圈外面正在腾达地发展着。
圈圈外面自由行走的人都投以异样的眼光。
他们窃窃私语,却以怜悯的眼光看着你。
你害羞地低头,搞不懂他们为何这样看你,更高不懂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圈圈捆住。
你太习惯这样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圈圈外面跑来一个天真的小孩。
他站在圈圈外面,手却一直挥进来想触摸你的头。

然后你听见他对大人说:
“妈咪,你看,他好可怜哦。为什么会被捆在圈圈里面?”
大人鄙视地看着你,温柔地跟孩子说:
“他被人骗了,却还被蒙在鼓里。是他自己糊涂,更是他自己的错。”
小孩不懂,嚷着说要把你救出来。
大人却说:
“不用我们救。其实他自己可以走出来。只是他不肯、也不敢。”

你不明白为什么是你的错。
你不过是依照吩咐行事,你曾经以为每个人都是这样生活的。
至少,他是这样跟你说的。
你所阅读的书籍也是这样说的。
你所认识的人们都是这样过生活的。
难道,不是吗?

第二天你忍不住好奇,大胆地提出了这个疑点。
结果没有警告,他把水桶里面的热开水泼向你,把你折磨得好惨。
你哭破了嗓子,从此不敢再疑问。
但是他却递来一张纸巾,手中已经换了另一桶装满热开水的水桶,怜悯地说:
“你别哭了,有什么委屈你尽管说,别怕。我给你发表的自由。”
然后另一个圈圈的人开始抗议了。
“我们要真正的自由!”
只听见一阵哀嚎,那人被泼得满身红肿。
救世主又盛来一桶热水,微笑着问:
“还有谁想提出疑问?别怕,我给你百分之一百的言论自由……”

倪儿
2006年8月21日

等一个人

走进这间简单舒适的咖啡厅
里面没什么人
选了一张靠窗的位子
我向服务生点了一杯《齐天大圣之天外飞仙》

这间咖啡厅的特色
就是只要你能说出名堂
他们就能泡出来
至于喝了会怎样
绝无保障
这里就是
《等一个人咖啡》厅。

我忘了
到底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似乎
是想等一个人

是谁呢?
我忘了

我望着窗外匆匆忙忙的行人
企图寻找熟悉的面孔
说不定
那就是我想等的人

路过的人
形形色色
偶尔会有几个看进来
却觉得他们其实只是在看自己的倒影
双眼空洞无神
又有一些
千方百计想从落地窗户看进咖啡厅
像在找什么人
却始终不肯大摇大摆地从大门进来

我到底在找什么呢?
我在等谁?
我等的那个人
张得帅气吗?
高吗?
老吗?
壮吗?

我又看出窗户
外面的人几乎都在等
有的在等朋友
有的在等家人
有的在等巴士
有的在等时间
有的在等上课
有的在等上班

“宝贝,你发白日梦啊?”
我诧异地转头看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夏日
“哦,没有,没有,呵呵。”
原来
我们一直等的那个人
就近在咫尺
看太远了
反而忽略了身边离你最靠近的
那个人

有感而发之特别的人

当你觉得某个人对你来说很特别且对他来说你也很特别时,你们就可以交往了。。。

p/s 不能说的秘密很好看! =P

有感而发之等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在等一个人

我也是,正在等着同时在等着我的人。

喜欢的作家

哟哟哟哟哟

大家怎么不写东西了呢?

小弟在此先抛砖引玉,就来说说你喜欢地说故事的人吧。。。

人 . 他妈的感情动物

人,成长后,就变复杂了。。。

为钱,为生计,为名利
努力的往上爬, 脚踏实地的,不折手段的。

复杂化后,孤单也如影随形的牵绊着

开始爱情追逐游戏
你爱她,她爱他,他爱他。。。
到头来,只是要一个人在你身边而已。

我要得很简单,但对你而言,却比召岳飞回京的十二道金牌来的更加沉重

征稿启事(二)

大家农历新年过得可好?
祝大家,猪年行大运!

稍微改变了部落格的外形,新的一年又开始咯!

大家休息了那么久,是不是应该想一想下一个写作题材了呢?
请大家帮忙想一想这一期的投稿题材。
把题材回复在这里既可。
当然,如果你很赞成别人建议的题材,也可以回复他们。

保持社区活跃,人人有责,请大家踊跃参加投稿活动哦!
:)

男朋友的用途

可以定期的和你爱爱的人
可以和你分担账单的人
可以在周末陪你吃饭的人
可以让你宣泄你的浪漫的人
可以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惊喜的人
可以发泄你的不如意的人
可以让你在朋友面前炫耀的人
可以陪你看电影的人
可以让你在外面偷吃后,还会在家里傻傻等你回来的人
可以和你吵架后,会回头和你和解的人
可以让你爱一阵子后,给你甩的人

我也恋恋Arts Canteen


希望有把锁把所有肯特岗的记忆持久保鲜。


今早在地铁看见同事匡宁在《我报》的专栏《美味关系》,才知道国大文学院餐厅(Arts Canteen)将在这个月中关闭,并在原址上重建。

早在我进入国大前就在dbb 的《发骚岁月》里读到Arts Canteen远近驰名的美味炒果条和那常会说“You want me (mee)?”的炒福建面摊的傻气助理。

进入国大后,常到文学院上课,渐渐爱上了Arts Canteen。(需要承认最初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是被文学院餐厅出现的漂亮“风景”给吸引,过后才被这里的美食挑逗。)

当时,著名的炒果条摊主早已换了人,声望也不如往日。我的年代在Arts Canteen 称霸的算是西餐摊,特别是他们的鸡扒加蛋。虽然助手非常attitude 但每到午餐和晚餐,摊位前还是排了长长的人龙。过后,发现娘豆腐和mee pok 也不错。

有一回,在餐厅巧遇到杰奇。他说当天刚好带母亲到国大医院检查,顺便到这里用午餐。到了才发现这里变了那么多,喜欢的炒果条摊主已经不在,语气里带点遗憾。

相信遗憾的不只是无法再品尝炒果条的美味,而是不能重温当初的美丽回忆。

大四那年,正式转入文科。在Arts Canteen 的时间越来越多。它也取了一个比较时尚的名字“The Deck”。每天早上,我都会约修地理的好友一起坐在马来摊最底层一角(国大的特别地形,摊位与座位之间必须上下楼梯)。有时dbb到学校和我一起用餐时,我也会特别早到,先‘chop’这个位子。 偏爱这个位子,认为它是整个餐厅拥有最漂亮风景的位子。放眼望去,还能看到西海岸,黄昏时分,能看见漂亮彩霞。我们把它叫做TWV(“Table-With-View”)

毕业后,好怀念餐厅的美味佳肴,TWV的风景和餐厅里出现的漂亮“风景”。

有一回,下班后从公司搭错巴士,一路到肯特岗终站。在文学院走了一圈,发现在短短的一年多内,学院有不少改变,许多熟悉的角落消失了。

新衣哪有旧衣好?

怀念肯特岗,更正确,应该说怀念我那年代的肯特岗。

那份感觉相信就像学哥学姐怀念那盘香喷喷的炒果条一样。